sper_and_nome

命运论破(1)

大家好,这是我干爹,请来磕她的文,快来赞美她打爆她电话

狗粮味的咸鱼:

为粑粑打call


东来沉迷红茶胸肌:



“无礼之人!汝居然怀疑本王的力量!”




面对caster的大喊,左右田赶紧把右手藏到了身后。只有三次的机会,虽然这个家伙看起来很让人火大也确实很想用一发令咒让他知道什么叫主从关系,真是的,不就是问了问作为caster到底擅长什么嘛,御主想要了解从者这不是天经地义吗?




“那个……caster啊……”忍住忍住,不能一时冲动就用掉令咒!“我只是想知道你最擅长什么样的魔法嘛,知彼知己,虽然现在还不了解其他人的情况,但是我觉得咱们还是稍微……那个……互相了解一下比较好?”




Caster微微昂起头,眼神里带着些许轻蔑的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左右田,从抱胸的双手中抽出右手抬到眼角边,左手轻轻地拖着右胳膊肘




啪!




一声清脆的响指




左右田只觉得左耳边一阵猛烈的寒风刮过,他看着caster还保持着打完响指的动作,有些不敢回头去看身后的场景。如同老化的机械一样卡卡顿顿的转过头,只见身后一长串的树木在刚才的一瞬间被寒冰包裹的严严实实,就连一棵高的很突兀的老树也被寒冰封住的树冠




左右田眯起眼睛仔细的向后看去,想要知道这个“冰封带”的尽头在哪里




“无需多看,只是将其封印至山顶而已。”




“山,山顶?”左右田不敢相信的看着caster




“哼,本王的冰之力这仅仅……”




“这不就暴露了吗?你这笨蛋——!!!!”




……




昨晚因为震惊后的担心,搞得左右田一晚上翻来翻去都没睡好觉。一大早揉着重重的黑眼圈打着哈欠从二楼走下来。因为突然的这场所谓圣杯战争,圣堂教会和他商量好后打着中奖的名义把他的父母送到了国外。




不得不说圣堂教会这帮人还不错,不过说好的召唤成功后会来联系他呢?




好烦啊!




明明只是在平时靠着会点魔术耍个小聪明或者倒腾机械时帮个忙而已啊,圣杯战争什么的明明和自己没有一丝关系的好不好!




好烦啊!




左右田把躺在沙发上的一条狗轰下去一屁股做到沙发上开始给自己灌可乐




嘶……




我什么时候养狗了?




“caster!”




“何事?”




“你给我解释清楚这个动物园是怎么回事?”




左右田这突然的大吼,原本聚集在窗户下喝牛奶的两只猫,窗台上啄面包的一群小鸟,爬在桌子下呼呼大睡的两条狗,坐在餐桌上嗑核桃的几只松鼠,一下子被吓得全部从大开的门窗跑了出去。另外还有四只原本趴在caster肩膀上的四只“老鼠”,吓得一下子钻进了他的围巾里。




“无礼!你对本王重要的客人做了什么!”




面对caster生气的质问,左右田也毫不示弱的回击他“这是我的家!我没有那么多闲功夫养这么多东西!”




“这是本王做的决定,还轮不到尔等杂种做出反驳!”




caster生气了,有着明显的魔力放出的迹象,但是左右田看着环绕着caster的寒冷雾气,他用力的咬着牙齿举起右手,把手背上的令咒亮给caster




“我以令咒下令……”




“你是不是疯了!”




还未等左右田下令,caster突然把左右田从背后搂在怀里,并用手捂住他的嘴巴




“只此三次的绝对命令之物,岂有浪费在此处的道理?”




看着怀里的左右田一点反应也没caster突然有些慌的晃了晃他




“喂……没事吧?”




“……四只……”




“汝方才说了何事?”




“除了那四只老鼠之外……”caster看着怀里的左右田慢慢转过头斜眼看着他,不知是因为何事脸有些红的吞吞吐吐的说着“不许养别的……”




“不是老鼠,是暗黑四天王。”




“管他是什么呢!你赶紧放开我!”




看着在怀里挣扎的左右田,caster赶紧把他松开,一瞬间空气变得尴尬起来“啊……是本王……”




“行啦!别说了!”左右田看着手背完好无损的令咒,又看了看有些拘谨的caster,突然四个小脑袋从他的围巾里露了出来,左右田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还没等caster表达不满,他赶紧说“今天我带你上街转转吧,正好把你这夸张的衣服换一下。”




“暗黑四天王……”




“暗黑四天王就留下来看家吧!”




在caster惊讶的目光中,左右田用了不到半小时把几个破旧的零件按照caster用冰做的模型制成了一个“多功能仓鼠小窝”,虽然caster临出门前把“多功能小窝”几个字划掉,改成了“四天王育成基地”




在某些方面还真是小孩子气呢,这一切都被左右田看在了眼里。




周末的街上全是出来浪的学生们,左右田免不了看到了好多熟面孔,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caster灵体化,自己也带了一个露指手套。在只有左右田才能听到的抱怨声中,他买了一身相当大众的白色衬衣,正准备去裤子店看裤子时,caster叫住了他




“干嘛干嘛?”左右田顺着声音走过去,caster似乎是停留在一家便利店的外面,正对的货架上摆着最新一期的周刊【消音】jump“喂,你不会想看这个吧?”




“是的。”




如此干脆利落的回答倒是让左右田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总之还是买下了这本厚厚的杂志,顺便caster还去别的少年漫画杂志书架挑了几本,对左右田提出的疑问总是干脆利落的回答“是的”“要看”。




根本就拒绝不了好吗……




出了便利店,caster迫不及待的在公园里的厕所里恢复实体化,换上白色衬衫后左右田打量着他下半身的黑裤加靴子虽然很犯规,但是还算比较符合现在,可以省一笔钱了。




看着坐在公园凳子上专心致志的看着漫画的caster,左右田伸了个懒腰坐在了他旁边,初夏早上的太阳不是那么强烈,暖暖的照着总是让人昏昏欲睡,本来昨晚就没睡好,左右田身子一歪,靠在caster身上睡着了




他似乎并没有察觉到caster一瞬间变得僵硬的身体,只是觉得太困了,真想好好睡一觉。




但是很快他就睁开了眼




“caster!”




“似乎在对面的山上。”




左右田气喘吁吁的跑到距离公园很近的那座山脚下,“caster,你这是不应该,呼……不应该帮帮我吗?累死我了!”




“怎么帮?这样吗?”




看着caster做出公主抱的手势,左右田想一发令咒让他自尽的冲动都有,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在这片树林里。




左右田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距离这么远,这么微弱的魔力吸引,自己本身的魔力并不是很强,半吊子魔术师却被选中,真是讽刺。




就在他还在缓气的时候,caster突然一把拉住他向树林深处跑去




“喂!让我休息一下啊!”




“没有那个闲功夫了!”




左右田感觉自己几乎是飞起来了,两边的树木都看不清,也不知跑了多远,caster突然灵体化,左右田突然要摔倒在地,caster赶紧搂住他。这时左右田发现刚才树林突然变暗的原因——一台巨大的机器人耸立在树林的中央




“这……这是什么……?”




“rider……吗?”




Caster的声音压得极低的在他耳边说着,“rider……”左右田不敢置信的抬头望着这台巨大的机器人,而这台机器人却像有什么吸引力一般,左右田就这么愣愣的走上前去,伸手想要摸一摸。Caster见状赶紧把左右田抱到一边




“魔界争斗的大门已经打开!若不想白白丢失性命就好好的援护本王啊!”




“哦?被发现了吗?看来也是魔术师和从者呢。”




经过扩音器有些奇怪的声音从机器人胸口处传出,一瞬间这个原本还像个铁疙瘩一样的机器人便摆出了要战斗的架势。




“master!老子要上咯!”




“无妨。”




咦?那个御主说话声好熟悉?






评论
热度(8)
  1. sper_and_nome狗粮味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好,这是我干爹,请来磕她的文,快来赞美她打爆她电话
  2. 狗粮味的咸鱼东来沉迷红茶胸肌 转载了此文字
    为粑粑打call

摸鱼的家伙,想摸啥摸啥
cp洁癖严重
这个人很懒
是个过激瑞厨

© sper_and_nome | Powered by LOFTER